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中国3G迎来微妙时刻设备与运营商两种步调

2018-11-01 23:37:34

中国3G迎来微妙时刻 设备与运营商两种步调

中国3G迎来微妙时刻 设备与运营商两种步调

对“中国3G”TD-SCDMA来说,这是一个异常微妙的时刻:政府的态度已经基本明朗,设备商的技术已经基本准备完毕。此时,关心TD-SCDMA的人开始发现,运营商们与设备商们的脚步似乎并不完全合拍。开始有人担心,虽然作为一种自主科技创新成果的“中国3G”已经赢得了全世界的喝彩,但当TD-SCDMA作为一种商品出现时,它会取得市场上的成功吗?   新局面   “发改委的态度还用说吗?我们的态度是,TD-SCDMA是中国自主科技创新的重要成果,它不仅是中国的3G标准,也是国际电联通过的国际3G标准。”3月7日,发改委副主任张晓强对本报表示,“TD-SCDMA一定会在中国市场占有一席之地。”   这样坚决的表态可以被理解为一个终止符,象征着中国政府高层对TD-SCDMA态度已经明确,不再存在争论空间。很多人都没有想到,形势发展如此迅速,仅仅几个月前,TD-SCDMA产业还在担心政策问题——政府会在多大程度上支持国产3G标准。而现在局面已经不同,当新的角色出现在来不及准备好的产业各方面前,新的问题也随之出现。   从技术角度出发,TD-SCDMA产业联盟内部的厂商认为,TD-SCDMA新局面带来的是对标准整体的考验。“对TD-SCDMA来说,现在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普天集团高级副总裁陶雄强说,政策问题已经不再是TD-SCDMA面临的“主要矛盾”。“以前我们主要是把系统做成熟,现在就该让终端、测试仪表等都走向成熟,考验我们整个产业链的时候到了。”   同样,专注于TD-SCDMA芯片的天碁科技(T3G)公司CTO张代君也认为,刚刚展开的TD-SCDMA商用实验“意义重大”,因为“这是所有芯片厂商次接受实际商用的考验,也是次对整个产业链成熟度的考验”。   从经济角度,分析师们提出了另外的观点,即这个新局面是一轮新的博弈,博弈的双方已经不再是政府与产业,而是变成了运营企业与设备生产企业。“关于中国3G的所有问题几乎都已经明朗了,除了牌照发放”,诺盛电信咨询分析师韩小斌说,“剩下的问题就是TD-SCDMA如何证明自身成熟度,来说服未来的‘婆家’。”   这样的思考并非空穴来风。事实上,近期业界已经连续有评论指出,TD-SCDMA当前存在的风险来自于电信运营商的犹豫不决。“当前运营商存在两种心理,一种是怕投资人对TD-SCDMA不了解,影响股价和市值,另外也不排除他们想通过TD-SCDMA这个筹码争取更多的优惠政策”,一位接近TD-SCDMA产业联盟的人士这样分析说。   两种步调   情况并不复杂,对设备商来说,他们已经在TD-SCDMA上有多年的投入,非常希望能尽早获得回报。而运营商内部的不少人则出于种种心理,不愿过早接受国产3G标准。一快一慢之间,难免双方的舞步有些不协调。   有很多例子可以证明这种不协调。中国移动是近被传说有可能上马TD-SCDMA标准的热门运营商之一,一位中国移动员工告诉,他们的领导近要求他们在碰到大唐、中兴等TD-SCDMA生产厂家人员时一律不准交换名片,“以免跟他们扯上关系”。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邬贺铨是认识到这种步调不一致的高端人士之一。“固定运营商说现在的经营状况并不是很好,上了TD-SCDMA会拖累了他们,加剧现有电信市场格局的不平衡性”,他在两会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可以理解,“运营商觉得TD-SCDMA不成熟,怕上了以后投资人不理解,股票掉下来”,“,现在没有说TD-SCDMA只给固定运营商,不给移动运营商;二是不能认为TD-SCDMA就是一个烂苹果,WCDMA就是一个香饽饽,给了我就能把业绩带起来,这是先入为主——拿到WCDMA就一定能有好的业绩吗?”   “要承认TD-SCDMA比别人有差距,但并不是一个非常不成熟的很糟的东西,它需要一个培育的过程,这个培育过程没有运营商的介入是不可能完成的。早产儿大家都会很呵护,何况TD-SCDMA不是早产儿,只是没有洋娃娃那么好看”,他说。   这位副部级官员透露说,为了减轻运营商的担心,国家在中长期规划中已经规定了一些政策,来分担首购的风险。“政府会采取一定的措施,在TD-SCDMA试用期给予税收上的优惠。在一定意义上,这是由政府买单,来减轻运营商的忧虑。”   政府高层可能并没有设想到,在放出风声要将TD-SCDMA“交给有实力的运营商运营”之后,来自几大运营商的反弹如此强烈。短短几个月之内,“中国电信独立组”、“中国移动单独组”、“中国通承租TD-SCDMA”甚至“六家运营商组建TD-SCDMA合资公司建”的传言不绝于耳。而这些消息显示出的心态不外是对国产标准的不信任,希望把标准上的不确定风险推给其他运营商。   一个典型的运营商思路是:“我不能回答你关于我们对待TD-SCDMA是什么态度的问题,我们也还没有什么官方态度”,一位固定运营商的高层这样回答,“我们只是个企业,要等信息产业部、国资委、发改委都表了态,我们才能表态。”   不过,业界有理由相信,除了税收优惠和提前发放牌照,政府高层还在制定其他有力的优惠政策,这些政策终将保证双方舞步的优美和谐。“不会存在设备商与运营商的步调不一致”,面对的提问,发改委高新司司长许勤给出了这样一个直截了当的回答。   期末考试   “商用实验很重要,因为这次试验的结果会影响到政府和运营商对TD-SCDMA的信心”,普天集团高级副总裁陶雄强说。从3月份开始,普天开始与通合作,在北京进行TD-SCDMA商用实验。与此同时,在保定、青岛、厦门三个中等城市及上海这个超大型城市,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也分别展开了商用实验。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试验与以往的实验有着本质的不同,这是一次决定信心的“期末考试”,运营商和政府都在密切关注这一次考试的结果,以便决定下一步的计划。   “这次试验不会针对某一种系统设备、终端或芯片出单独的报告,而是关注于整个标准的成熟度,预计在7月份会有一个结论性的商用成熟度报告出来”,天碁科技(T3G)公司CTO张代君说。   “如果测试结果很好,其实无论是由电信还是通来运营都是无所谓的”,诺盛电信咨询分析师韩小斌说,“怕的就是测试结果不尽人意。”   这次测试承载的还不仅仅是信心,一个突出的改变是,这次测试已经有了实际商用的味道。“以前的几次测试都是政府主导的,这次给运营商的空间比较大,费用是政府与运营商分担,运营商可以自主控制终端的数量”,张代君说。正因为如此,一种来自TD-SCDMA产业联盟的说法是,初期五个城市的测试终端可能不到2万台,但后期有望急剧扩大。   无论如何,TD-SCDMA发放牌照的时间已经在向后悄然推迟。“我们以前预测中国将在2006年年中先期发放TD-SCDMA牌照,我们现在还预测会是在今年,不过时间肯定会延迟了”,诺盛电信咨询分析师韩小斌说,正因为测试意义重大,这个时间是必须要等待的。“我们可能将在4月份发布一份新的中国3G报告,我们现在的观点是,按照测试时间倒推,9月份发牌将是一个可能的选择”,他说。

真空泵维修
蚂蚁蛇蝎丸
白酒加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