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夏季未到电煤先紧

2018-11-03 01:01:33

夏季未到电煤先紧 电煤运输“死结”如何解开夏季未到电煤先紧 电煤运输“死结”如何解开

随着天气的变暖,夏季即将到来,困扰我们已久的电煤运输又要接受“迎峰度夏”的考验。如何从根本上解决电煤供应紧张局面,解开电煤运输不畅的“死结”,专家们建议,在铁路运输能力不可能大幅度提高的情况下,我国应该加快建设第三条“北煤南运”大通道———迁(迁安)曹(曹妃甸)铁路,解决“北煤南运”运输通道单一的问题。与此同时,在煤炭生产基地、煤炭流通环节和煤炭消费集中地,建设煤炭储备基地,缓解电煤运输压力,保证电煤有效供给。

夏季未到 电煤先紧

2010年初,受寒潮大雪降温天气影响,全国大范围的电煤告急现象频现,作为北煤南运主枢纽港的秦皇岛港煤炭库存曾经一度逼近库存警戒线,而由于电煤供应紧张,动力煤价格在40天内涨幅超过了30%。

夏季和冬季是南方的用煤旺季,发电量增加,煤炭需求较为旺盛。这时,装煤港的煤炭装卸现场繁忙,煤船会大量到港,但受设备、煤炭品种、装卸能力、小船偏多等因素影响,容易出现煤船大量等靠的现象。

随着经济危机的远去和国内经济强劲复苏,煤炭产业链下游如电力、钢铁、建材和化工等行业对煤炭的需求大为增加。因此,目前虽然还未到夏季,但由于上述多重因素影响,湖北省电煤供应已开始吃紧。

统计数据显示,一季度,湖北省统调火电厂调运电煤966.88万吨,比去年同期多调入436 .02万吨,但耗煤却达933.78万吨,同比多耗煤272.88万吨。尤其是3月份之后,电煤到耗严重倒挂,以日减2万余吨库存的速度下滑。如果情况继续,今年这个省电力供需的紧张局面将提前到来。

同样是受煤炭产业链下游对煤炭需求大为增加的影响,黄埔海关19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季度广东省进口煤1203 .8万吨,比上年同期激增2倍;价值9.5亿美元,激增2.8倍。

分析人士认为,今年1季度广东省煤进口量价同比均大幅增长的原因在于,自去年年底以来的寒冷天气,导致中国大部分地区电煤供应告急,加上雪灾天气令北煤南运运输不畅,迫使南方电企加大煤进口力度,同时也推动了煤价的不断攀升;另外,西南水电因干旱导致输广东电量减少,广东地区火电需求增加,从而增加了煤的进口。值得关注的是,今年国内经济企稳回升,煤炭产业链下游如电力、钢铁、建材和化工等行业对煤炭的需求进一步增加,令国内煤炭供应吃紧。

山西省煤炭工业厅在一季度的经济运行情况汇报中预测,以目前经济复苏的速度,我国包括电力行业在内的各种行业用煤,将在接下来的两个季度出现快速增长。而因为南方水电发电量的同比下降和南方持续干旱,全国煤炭需求在一季度小幅上升的情况下将持续保持高位。

近年来,迎峰度夏时的用电和用煤量逐渐超过了冬季供暖高峰,这已是不争的事实。然而“屋漏偏逢连阴雨”,在即将迎来2010年夏季用电高峰时,内蒙古、河南、山西相继出现煤矿安全事故,连续的事故必然使各地加强对煤矿的监管力度,而这对下一阶段全国的煤炭产量所产生的影响是必然的。因此,山西省煤炭工业厅再次向外界发出警报,煤炭行业有可能在下一阶段再现供应趋紧。

开拓电煤运输通道

我国煤炭资源多集中在山西、陕西及内蒙古西部,而用煤“大户”则集中在华东、华南地区,因此“西煤东运”“北煤南运”对我国经济发展尤其重要。虽然近年来我国交通运输建设速度加快,但赶不上需求增长,煤炭运输仍是制约经济增长的“瓶颈”之一。

目前,我国“西煤东运”、“北煤南运”主要集中在两条通道,即大秦线(山西大同-河北秦皇岛港)和朔黄线(山西神池-河北黄骅港)。

有沿海地区煤炭市场“晴雨表”之称的秦皇岛港,是连接上游煤炭生产基地和下游消费区的“主枢纽”。大(大同)秦(秦皇岛)铁路线承担着全国铁路约18%的煤炭运量,负责全国六大电、五大发电公司、350多家主要发电厂、十大钢铁公司和6000多家企业生产用煤和民用煤、出口煤的运输任务。

据秦皇岛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崔忠健介绍,受年初寒潮大雪降温天气影响,秦皇岛港冻煤冻车严重影响卸车和装船效率,严寒天气造成设备故障率增多,船舶排水不畅甚至不能正常走靠,煤炭装运船舶滞留港口,辅助作业时间大大延长。由于秦皇岛港担负着华东、华南多省市电煤供应的,在电煤需求量激增情况下,许多电厂库存下降较快,各地电煤频频告急。

自2001年开始通航的朔黄线终端黄骅港,虽然运营航线延伸至中国华东、华南、台湾地区及日本、韩国和东南亚等国家,号称是继秦皇岛港之后中国第二大煤炭输出港,但是目前黄骅港只拥有10个泊位,年吞吐量为8000多万吨。

与大秦线相连的秦皇岛港煤炭吞吐量在2007年就已突破2亿吨大关,但是进一步扩展接卸能力的空间有限。按照规划,今年大秦铁路运量目标增至4亿吨,秦皇岛港能否承受其重?

基于上述原因,我国着手开辟了第三条“北煤南运”大通道———迁(迁安)曹(曹妃甸)铁路。迁曹铁路从大秦铁路迁安市接轨,实现曹妃甸港、京唐港两大港口与大秦、京秦、京山(北京至山海关)等国家铁路干线的连接,成为港口连接内陆的纽带。迁曹铁路全长大约200公里,全线位于河北省境内。迁曹铁路将为大秦线煤炭运输提供一条便捷的出海通路,充分发挥大秦线运煤大通道作用。该项目的建设可为大秦线实现4亿吨运量提供有力的疏运保证,按照规划,今年这一“北煤南运”通道将达到2亿吨运输能力。与此同时,曹妃甸港煤炭码头也在紧张建设之中。根据曹妃甸港提供的数据,截至今年3月31日,曹妃甸港区一季度外贸货物吞吐量突破1598.2万吨,同比增长14.7%。

建煤炭储备基地缓解电煤运输压力

业界认为,就我国煤电行业而言,如果存在有效的煤炭储备体系,无论是迎峰度夏还是面对极端天气或者突发事件,我国煤电行业都可以主动化解。相反,因煤炭储备体系缺失,一旦迎峰度夏中确定的不确定性超出了预期,或者发生突发事件,我国煤电业都会陷入被动局面。煤电行业近几年多次陷入的“煤荒”困境正是如此。由此可见,在煤炭消费集中地和煤炭流通环节建立煤炭储备体系,不仅可以大大降低能源安全隐患,也可有效保障地区能源安全。

秦皇岛港股份有限公司生产业务部部长范广志分析认为,从宏观上看,煤炭储运中心建设可以从上中下三个“节点”进行选建,上游选择在煤炭生产基地建设;中间选择在北方装船港;下游选择在消费区。从目前情况看,相比较上游与下游,选取北方装船港布局建设作为突破口为妥当。

首先,相对于上游煤炭生产基地来说,装船港处于煤炭物流供应链的中端,更靠近煤炭消费环节,在装船港建设煤炭储运中心,既减少了矿站集运和铁路运输两个环节,也可防止出现煤炭集运和铁路发运不及时,有利于保障煤炭供给。

其次,如果选取下游消费区建设煤炭储运中心,在煤炭供应紧张时,仍需通过转运方式到达终用户,这就增加了煤炭中转环节,增大了物流成本,加大了社会资源消耗。

第三,选取装船港建设储备中心,更能满足电力企业差异化的煤炭质量需求。北方装船港煤种绝大部分来自山西、陕西、内蒙古等富煤区域,可供选择质量各异的煤炭品种范围广阔,煤炭的热值波动区间较大,可以为煤炭及时疏港提供保障条件。

另外,下游消费区域码头能力分散,且多为电厂自备码头,而北方装船港在港口泊位等级及通过能力等方面拥有比较优势,能够满足一对多的紧急运输需求。因此,缓解煤炭运输不平衡压力、解决煤炭供应紧张问题,关键是选取便捷、经济且保障的装船港建设煤炭储备中心。

秦皇岛港股份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马喜平说,煤炭储备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而且煤炭产品具有容易风化变质、自燃,长期储存煤炭质量会大幅度下降等物理特性。因此,在保持一定库存量的基础上,还需要定期进行动态库存周转,参与日常煤炭运输经营。

范广志认为,要保障煤炭储运中心调节功能的正常发挥,从规模上至少要形成500万吨以上堆存能力、年中转能力5000万吨以上、4个以上专业化煤炭泊位的储备能力。根据秦皇岛港多年运营经验,在多个港口布局建设煤炭下水码头,应保证一个占有率50%的枢纽港,从而确保国家宏观调控能够得以实现。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部研究室专家对全国各港口和地区考察后认为,“秦皇岛港—京唐港—曹妃甸港—黄骅港”是建立煤炭储备基地的选择。曹妃甸港隶属唐山港,和京唐港属同一体系,而秦皇岛港和黄骅港又分布其左右,同处一个海岸线。

曹妃甸港是我国北方少有的深水不冻港,曹妃甸甸前500米水深即达25米,深槽达36米,常年不淤不冻。目前,大秦铁路也通过迁曹线向曹妃甸港分流部分煤炭运力,曹妃甸港正在成为另一个“北煤南运”的重要下水点。

云南角钢厂家
水性腻子
手机棋牌游戏下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